立困

粗獷地獨自一人(地活著)

雨重重地落

 那個下午屋外
風是大得很了
雨重重地且狂亂地落
我卻渾然不覺

那個下午屋內
我那不知
從哪個鬼地方跑出來的靈感
像雨一樣全部涌上來

那個下午以後
靈感成了藉口
寫作成了不能放棄的事情

有目的遊走中一次無目的的拍攝。

"我救了你之後會發生什麼?"
"我也把你救回來。"

永遠的你,卡卡藍:
我很想給你寫信,即使沒有郵票,沒有郵筒。
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說。我覺得我們能做一輩子的朋友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要是你把我的信夾在一本書裡,很多年很多年以後,世界上已經沒有了我們,但有人將讀到我給你的信,這就是我們存在過的證明。
我最近有時覺著孤獨積了,有時對自己感到非常滿意,我常常想起以前和你說的那些話。聖誕將近,我真的想給你寫一封巨長的信,但是我要睡覺了。
在無限廣闊的平行宇宙裡,我永遠想你。
12.1

不算春天的春天,泡了又泡。
這件事,想起來就覺得好冤。

尼斯水怪
奇拉諾和爸爸媽媽去一個地方玩,那個地方出現的時候,畫面邊緣灰蒙蒙,中間亮堂堂。開始有一扇大大的門,門後是一片湖,湖水漲起來,一家人乘上小船,船飄遠了,她好像被什麼包圍著,她想走在陸地上,水下有什麼呢?明明什麼都沒有,卻藍地黑成一團,船上下浮動,水越來越滿,奇拉諾不能把手伸進水里,否則她會渾身不舒服,她收到過一封信,信封上畫著尼斯湖水怪,看到水怪畫像的時候,她想回信。
        "我們一起去找水怪,怎麼樣?"
        "找到之後呢?"
        "再去找下一隻。"
        "如果全世界只有一隻呢?"
        "那我們和它永遠在一起吧,啟程之前,我們要帶一支筆,找到水怪後,畫下來,埋進土里。"
         "只有我們知道水怪的存在,只有水怪知道我們存在過。"